一次EMO几天换不过来劲

我要放弃自己又不舍得,安慰自己的同时又陷入下坠的深渊 》》
我会在打过两次飞机后依然坚持健身以至折磨到自己动弹不得;我会早睡早起中午冥想晚上读书,也会在路边看到别人的幸福后顺手买一打啤酒;我会鼓励别人好事多磨,也会对自己一声叹息生活不过如此;我会跟卖菜的大姐说生意兴隆,也会对推销电话说滚开;我会深思哲学励志的纪录片,也会被千篇一律剧本的生离死别感同身受;我会喃喃着别怕我伤心的歌词,也会嘶吼着对自己开了一枪;我会把头发剪得很短像个二愣子,也会把头发续的很长扎起小辫;我会很想跟人说话,也会对着楼下息壤的人流发呆在深夜》.....
好像我身体里存在两个灵魂,一个会对自己说话,一个不想面对自己。

我这么平凡平庸的男人都在曾经里接触过那么多异性并与之有过过往,那么别人呢.....
我想过也许每个人都不一样,有人想拖着旧行李,有人想还有下一个,问过别人这个问题,很多回答都是吻过多少人拥抱过谁与谁,也有人时不时跟我说又约了谁。我很难过这世界和人怎会就变成个样子,假装入微的短暂关怀就能抵消日复一日的琐碎,有所企图的共鸣言语就能让人觉得缘分使然,心怀不轨的套路就是当我遇上你的奇迹.... 所以最后都是始乱终弃的白月光吗
人会在犯错之后说自己是个纯粹的人,也会在得不偿失里说这就是TMD,最后不得不活着看着一切发生或即将发生,然后何必生活何必经过何必憧憬又何必是我....

作者:何必是我
链接:https://zoujie.vip/news/3298/
我是谁,我在哪...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目录
关闭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