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堪咀嚼(连载中…)

引话

我想我这辈子是足够的。
直面内心,回顾还余记忆的三十余年
阅过众女,见过大钱,博览千书,行过万里。
爱人爱到当街大哭,也被人爱的无微不至。
第一次吻人,脸颊的香气,竖立的汗毛,嘴唇一触即溃。
第二次吻人,舌尖嗅到牛奶的香醇,唇间流转着温热的气息。
第三次吻人,上唇用力压着她的下唇,贪婪抵住她的呼吸。
......
第N次吻人,认真凝视那抹艳丽的唇彩,一口下去唇齿相依。

碎念

渣男这个词还没诞生之前,我确实经历过很多女生;
这个标签普及大众后,我却安分守己独自夜夜崩溃。
时至今日,回顾那些,悲欣交集,并未从容。

我在想等我写完这些故事,会到何年何月

 

世界的另一半

 

 

她一直停留在我的记忆里,时常会梦到,梦到那个青春的她。

所以我写过【梦境】【少年】【暗恋】【.....】

几乎每个月就会梦到她一次,有梦的那整天心情会格外的好。

梦境里会和她谈恋爱,上学,生活,很平凡的片段醒后回味起来,总觉得意犹未尽的愉快。

课间的打闹,和老师打过的小报告,一起逛过的超市,计划要吃的晚饭,

这些都在梦里出现过很多次,醒来竟然还记得这么清楚,

甚至一颦一笑的表情都能回味出来。

那个她,我藏在梦里好多年,而那些平凡的瞬间都只在梦里发生过。

小学同桌,初中每隔三个月会换座位相邻,以至于只有那段换位的记忆格外清晰。

其实我记不得太多事情,只有些片段,我甚至记不清我们有没有说过什么话,

记忆中是她在时常欺负我,可能是我推了她一下,也可能是我说什么狠话后,她才喊来爸爸。

她爸爸温和地对我说小朋友之间应该互相照顾,帮助,她是个女孩子,你别欺负她。

我当时涨红了脸一声不吭,多年后的一次偶然机会,我和几位同学跟她爸爸坐在一起喝酒时说起此事。

她忘记了,她爸爸也忘记了,最后大家开怀一笑,把这当做了一个段子。

她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都住在我家前面,每到周末我都会期盼能偶遇到她。

有时候会碰到她在门口打羽毛球,有时候会在路口遇到彼此一笑。

她曾经去我家找过我一次,那时的我很自卑。

我记得我穿着有些脏旧的羽绒服,陪她行走在田野里面无表情地说着这几年的过往,

我甚至忘记询问她为什么会突然找我,这让我欣喜了很多年;

我还记得送给她过几本书,很粗糙的纸张,讲述的是一个落魄青年的激励文字。

我无意中跟后来的同桌说起我喜欢她,喜欢了很多年,

然后这个大嘴巴的后来同桌就让全班皆知了,

随后她好像也没有什么变化

因为那个时代我们并没有什么联系方式可以让我们独处的。

彼此也就没了什么尴尬的机会。

很多年后她选择考研,我大学未读完就辍学创业,

在她考研的第二年春节,我再遇到了她。

那个春节,一起看了电影,吃了几次饭,唱了歌,坐了长途汽车,还散步了好几条街....

最后一起躺在床上,我帮她按摩时使了坏心思,吻并抚摸了她;

我有心引导她放开自己,可每当解开裤子纽扣时,她就紧紧抓住裤子。

我心软了。没有强迫或是再做什么.....

后来我送她去车站,吻别她时,

我第一次感受到原来爱一个人再多年,哪怕只有片刻的温存也是好的。

有时候会想这个爱是不真实的,我只是靠着片刻的回忆爱着这么多年。

可是记忆里的那个她满足了我对爱情的一切幻想和憧憬。

有时候又会想这个爱是真实的,也许最初最纯心心念念的爱才是最刻骨铭心的。

很久很久。时至今日我依然可以对自己说我爱那个她。

 

 

 

 

 

同个专业特长生班的,被誉为几个女生当中的班花;

她并不出众,不过胸真的很大,操场上跳步的时候,胸前蹿跳的场景,对于青春期荷尔蒙爆表的男生,那简直就是扼杀。

记得有天停电,三三两两地坐在操场上说心里话,聊到男人打女人的时候,我说我永远不会对女人动手,无论她怎样,即使她真的伤害了我。

我说现在虽然我爸没再打过我妈,但我永远记得几岁的时候,我爸酒后打过我妈几次,当时甚至还想,等长大后,我非替我妈还回来不可。

也许那个年代很容易感同身受吧,她和另一个女生听后好像看我的眼神都变得不再普通。

我并未跟她谈过恋爱,当时的女朋友还是她的朋友。

那时候好像一直在肆无忌惮地挥霍她的喜欢,记得我后桌同学提前特招进大学后,那个位置就空了半天,下午她就搬着书坐了过来,班主任问起,她轻描淡写地说想安静几天,结果一坐就是毕业。那个经常把早饭钱节省下来当网费的日子里,她总是多带一份早餐给我,并一副故作冷漠的样子说你咽口水的样子真丑。

有天夜自习她突然用笔帽点了下我的后背,我慌张着收回漫画书,她先笑着对我说老师没来,然后沉默了许久小声说:你想不想试试那个?

我愣愣看着她,试探问哪个?她脸红着低声说放学送我回家,在我家巷子口等我半小时。

那是个冬天,昏黄的路灯下我对着影子自言自语:

你特么何德何能啊,让人家倒贴你,长得跟猪八戒再次回炉都没造好似的,人家给你就要啊,不知道拒绝啊,说好的正直侠义君子风范呢,去你M的,裤裆那玩意早就管不住自己的脑子了吧,

要不,走吧,特么心跳的有点快啊;一走了之,好像也特么不好吧,

总不能怂货一个吧,你就说想不想要,好吧,想要!

离近我家小巷那段路,很黑。
她攥紧我的手,默不作声,我感受到手心的温暖和细腻,也有颤抖...

手机的时代很难再看到纸条传递信息,可我每次想起纸条都会想起她。

她叫宁。

这是第一个女朋友。也是初恋,瘦瘦黑黑的女孩

作者:何必是我
链接:https://zoujie.vip/2946.html/
本站资源均为从其他优秀资源网站VIP自费购买而来,如果这篇文章能帮助到您,希望能随意打赏一下,点击下方打赏; 谢谢!制作和收集不易。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目录
关闭
目 录